欢迎您,

您当前的位置 : 江西人大新闻网 >> 学习交流 >> 观点理论

人大“法律巡视”之思考

2019/08/27 16:34   编辑:李华   来源:

  十三届全国人大以来,栗战书委员长多次强调,“人大执法检查要成为‘法律巡视’,要高悬‘法律巡视’利剑。”认真分析政治巡视和法律巡视的异同,学习和借鉴政治巡视的成功经验,对于提升人大监督工作水平,增强监督工作力度,无疑非常必要。

  一、政治巡视与法律巡视的基本相同之处。目的基本相同,都是针对可能或者已经出现的消极问题,为了预防和克服不足、改正错误,进行的政治或者法律体检,实行的有效监督,以促进党和国家事业健康有序发展。对象基本相同,对象基本都是行使公权力的单位和组织,分别体现了党内监督和人大监督。依据基本相同,依据都是党和国家制定的规矩——党内法规和国家法律法规。

  二、法律巡视和政治巡视之不同点。主体不尽相同,政治巡视的主体是党的中央、省级巡视机构和派出的巡视组,以及市、县两级巡察机构和巡察组;而法律巡视的主体则是各级人大常委会。个体不尽相同,政治巡视的对象是党的各级组织、党的纪律检查机构和所有共产党员及其行使公权力的干部、工作人员;而法律巡视的对象一般不涉及自然人,主要是人大监督的对象。依据不尽相同,政治巡视的依据是党章、党内法规及其他纪律和政治规矩,当然也可能涉及到一些法律法规;而法律巡视的依据则主要是宪法、人大组织法、监督法等相关法律。方式不尽相同,政治巡视已经做到对违反党的六项纪律的巡视全领域;而法律巡视目前还主要停留在监督法规定的执法检查层面,一般只实行整体监督、原则监督、事后监督。

  三、人大监督存在的主要问题。一是自身定位模糊。在我国现有的几种基本的监督形式中,党内监督主要是党的纪律检查和与之密切相关的国家监察监督,其无论是监督的地位、任务、职责、措施、法律责任等都有比较系统、完整,运用党内法规和国家的监察法来进行规范,做到了全覆盖、零容忍、无缝隙。而人大监督的定位基本局限在宏观监督、集体监督(或监督集体)、间接监督和形式监督上面。二是法律规定无力。虽然宪法、人大组织法、监督法等法律都对人大监督作了规定,但其原则性规定有余,操作性规定不足。三是不能较真碰硬。依法监督不能到位,监督法施行以来,在该法规定的七种监督形式中,特定问题调查连各级人大常委会鲜有运用;听取、审查和批准相关报告大而化之;执法检查、询问和质询不疼不痒;撤职案的审定和决定也只是走走程序。原则问题常打折扣,因为是熟人熟事,不愿、不能较真。人大的不少干部来自党政机关,本身年龄偏大,阅历丰富;加之人际关系复杂,监督时不免遇事留一线、今后好见面。服从大局变味走型,因为怕监督过硬干扰大局,影响团结,所以监督工作实践中往往都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,得过且过。

  四、意见和建议。让人大监督尤其是执法检查成为真正意义上的法律巡视,时不我待,刻不容缓。一是形成高度共识。党委要高度重视人大监督工作;人大要充分发挥监督作用;“一府一委两院”要自觉接受人大监督,真正对人大负责。二是严肃认真监督。按照栗战书委员长要求,法律巡视“该曝光的曝光、该点名的点名、不搞遮遮掩掩、语焉不详,更不能碍于情面,‘放小、粉饰、打埋伏’”,人大不是“橡皮图章”。三是注重成果运用。法律巡视不是目的,不能唯巡视而巡视,执法检查不能连年检查连年依旧。要坚持问题导向,抓住重要问题不放,一追到底。要注重整合责任落实,与党委工作机构的督办,与政府督查有机结合。对查出的问题,向有关部门建议给予严肃处理。 (摘自《湖北人大网》作者张钦)